相关文章

高等教育文凭乱象透视:论文博士疑为论人博士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cu-sx.org/

  新华网北京5月6日电 (“新华视点”记者王橙澄、李江涛、潘林青)山东“厅官”在清华大学读起“论文博士”、百名在职学生在武汉理工大学涉嫌造假获取硕士学位……曾被社会各界认可的非全日制高等教育,近日却异化为少数人造假牟利的工具,引发了不少人对高等教育学历的信任危机。如何保证高等教育的公平性?如何刹住文凭“大跃进”的歪风?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  学生身份“特殊” 可走文凭“绿色通道”?

  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近日被曝“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博,却从未见其上课”,让清华大学的公信力受到质疑:学校是否为身份“特殊”的学生提供了文凭“绿色通道”?

  清华大学新闻中心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解释说:徐景颜是“论文博士”,在职学习,并非全日制博士生。“论文博士”是一种国外常见的博士培养方式,清华大学也有一整套关于论文博士的管理规定,安排严格,达不到要求不能毕业。

  “但我们关心的,不是徐景颜是否真是‘论文博士’,而是这个‘论文博士’是不是‘论人博士’?学校因为学生的‘特殊’身份而降低门槛,会不会损害教育的公平性?”正在武汉某高校攻读全日制博士生的曹彦妍说。

  近年来,成人高等教育、远程网络教育等多种教育模式迅速发展,确实给有需求的人士和终生教育提供了多元的选择。贵州一名50余岁的处级干部便感叹,年轻时没能读大学,幸好函授课程让他圆了大学梦。

  然而,在一些地方,干部、商人等利用空余时间“充电”,却有部分演变为一股盲目的攻读学位热潮。北京市民刘潇说,她的丈夫在某国家机关工作,博士已占到办公室同事人数的一半左右,不少都是在职博士。

  在如此“学历大跃进”的浮躁之风下,被异化的学历教育五花八门。一些业内人士将其总结为以下几种模式:

  “五不型”:即“不用通过国家统一考试”“不用上课”“不用做作业”“不用写论文”“不用自己交学费”的学历教育。在一些高校,原本为照顾国企技术骨干而制定的研究生单考政策,如今已成为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取文凭的渠道,上课、做作业、写论文都可以找人代劳,学费也可以报销。

  “速成型”:如不少省份与一些名校开展的“省校合作计划”。北京某高校一名教师说,省里给学校一笔钱,学校便替省里培养一批县处级以上干部。但干部们公务繁忙,不少办公地距学校千里之遥,无法保证学习时间,其毕业速度却高于同等学历的全日制学生。

  “论文型”:不上课、提交一篇质量不高的论文,就拿到一张博士学位文凭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舆论中的这种“论文博士”与国外的“论文博士”不同,前者通常被认为是博士教育的一种变异。